易靈算命網

古代嬪妃如何侍寢皇帝的

編輯:易靈網編輯(www.rifbyv.live) 日期:2019-08-19 09:09 來源:算命一條街 瀏覽:

在古代,皇宮的侍寢是關系到帝王后嗣血脈的事情。大家都會看到在古裝的電視劇中,都上有著皇宮里的嬪妃都是想要爭寵,用盡辦法來侍寢皇帝的,而在歷史上和古代的嬪妃都是如何侍寢皇帝的呢?而是否像電視劇中一樣這樣的侍寢的呢,一起來看看古代嬪妃如何侍寢皇帝的吧。

古代嬪妃如何侍寢皇帝的

聲明:圖片由網友上傳,來源網絡,如有侵權,敬請告知刪除!

 

  一、古代嬪妃第一次是怎么侍奉皇上的

  洗干凈了抬進去,完事之后再抬出來。有專門的**房教導如何做,有利于受孕,也就是現在說的上崗前培訓和繼續教育。工作時有太監在旁邊監督,一般來說嬪妃不能陪皇上過夜的。

  中國古代宮廷中的有著許許多多秘而不宣的私密事情,侍寢皇帝也就是侍候帝王睡覺,便是其中之一。由于歷代皇帝及宮廷大都對外界秘而不宣,因而使得侍寢皇帝之事似乎也就成為了宮廷之外人們私下里談論的神秘話題了。

  也許由于年代的逐漸久遠,有關記載中國古代嬪妃如何侍寢皇帝的存史資料并不是很多,偶有一些也大多為某些親歷者口述或后人整理記載而成,不過讓人讀來也頗有一番風味。

  據一些資料記載,在中國古代宮廷中,因為嬪妃太多,帝王為了決定自己某一夜宿的侍寢人選,嬪妃為了從中博得皇帝的寵幸,也發生過許多令今人匪夷所思的事。

  在唐朝開元年間,骰子作為一種賭具,曾在宮中被稱之為“媒人”。據說是皇帝不耐煩為挑擇嬪妃侍寢而勞心費神,就讓嬪妃們自己擲骰子來決定誰是待寢者。風流天子李隆基還特意發明了一種“蝶幸”法,即讓嬪妃們在頭上插滿鮮花,然后將親自捉來的蝴蝶放飛,這個蝴蝶停在誰的頭上,誰就能得到皇帝大人的一夜之幸。除此,還有令嬪妃擲金錢以賭嬪妃的“投錢賭寢”法,使嬪妃們競相捕捉流螢,以先得螢蟲者受幸的“螢幸”法,有向嬪妃發射香囊,以中者得幸的“香幸”法,等等,花樣繁多,不一而足。

  二、古代嬪妃為皇帝侍寢的過程

  古代的文人用三千佳麗來形容皇帝的嬪妃眾多,也正因為嬪妃太多,帝王為了決定侍寢人選,嬪妃為了邀寵爭幸,就發生了許多令今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也為后世留下了許多難以想象的傳說。

  骰子是一種賭具,然而在唐開元年間,卻曾被宮中稱作“媒人”。原來,皇帝不耐煩為擇妃侍寢而費神,就讓嬪妃們擲骰子來定待寢者。風流天子李隆基的“蝶幸”法;亦類似于此。明皇讓嬪妃們在頭上插滿鮮花,然后將親自捉來的蝴蝶放飛,這個蝴蝶停在誰的頭上,誰就能得到明皇的一夜之幸,另外,還有令嬪妃擲金錢以賭嬪妃的“投錢賭寢”法,使嬪妃們競相撲捉流螢,以先得螢蟲者受幸的“螢幸”法,有向嬪妃發射香囊,以中者得幸的“香幸”法等等。

  大多數嬪妃對于侍寢只能抱以聽天由命、無可奈何的態度。然而,亦有不少宮中女子對侍寢采取積極主動的態度,以種種方式爭取侍寢,以圖獲得帝王的寵愛。

  南朝宋文帝時的潘淑妃因貌美而被選入宮中。潘淑妃是個很有心計的女子,她在悄悄地等待機會,當她得知宋文帝以“羊車望幸”法擇妃待寢之后,便有了主意。原來,宋文帝喜歡駕著羊車在后宮別苑任意行走,羊車停在哪個嬪妃的住所前,文帝就在此留宿。潘淑妃就來個投羊所好,在門外的屋檐上插以青竹枝,地上灑以鹽汁。

   羊很喜愛這兩樣東西,它遠遠地望見潘淑妃門前的青竹枝,嗅到鹽味,便直奔而來,舐地銜枝,逗留不去。宋文帝慨嘆道,羊都因為你而徘徊,何況人呢?于是,就常到潘淑妃房中過夜,潘淑妃早就精心打扮好了等候著,一見文帝進來,自然殷勤侍候,百般獻媚,從此愛傾后宮。

  聰明的嬪妃也會很巧妙地向皇帝自薦。宋代的李宸妃原本是侍候章獻太后的小宮女。有一次,宋真宗偶爾經過時想要洗手,李宸妃趕緊抓住這個機會,巴結地端起盥洗器具前去服待。皇上見她膚色潤美,就與她聊了起來。她趁機對宋真宗說,昨晚忽然夢見了一個羽衣之士,光著腳從天而降,對我說:給你生個兒子。真宗正沒有兒子犯愁,聽了李宸妃的話之后,挺高興地說,我來成全你吧!李宸刀因此而得幸,隔年就生了皇子。

  有時嬪妃之間也會相互引薦。宋代的喬貴妃和韋妃入宮后共同待候鄭皇后,兩人情同手足,結為姐妹,她們普經約定:“先貴無相忘”。也就是說,誰先得帝王的寵幸,可別忘了提掣姐妹一把。后來喬貴妨先得幸于微宗,便向徽宗推薦韋妃。韋妃由此而得幸。

  有的嬪妃的初次侍寢似乎是歪打正著。程一寧是元順帝時的七貴之一,是“位在皇后之下,而權則重于禁宮”的寵妃。傳說,她是以歌哀怨宮詞得幸的。程一寧在得寵之前,怒憤頗多,時常在夜深人靜之際,登樓倚欄,唱出詞意哀怨的宮詞,唱得音語咽塞,情極悲愴。有幾次,恰好被元順帝聽見。順帝深受感動,對人說:“聞之使人不能不凄愴,深宮中有人愁恨如此,誰得而知,蓋不遇者亦眾也。”于是,就駕車往程一寧的住所去了。

  有時,帝王的糊涂加上寵妃的任性,會鬧出所謂誤幸之事。一夜,漢景帝欲召幸程姬,偏巧程姬有月事,不愿侍寢,就把自己的侍者唐兒打扮一番去見景帝。景帝喝得酩酊大醉,真假莫辯,以為唐兒就是程姬,一番恩受纏倦之后,便使唐兒懷孕了。

  其實,不管是爭寵也好,奪愛也罷,都不過是宮中女子爭取生存的手段和技巧,無不飽含著宮中女子多少辛酸的淚水。她們原是被養在宮中以備一人泄欲的玩偶或傳種的工具。但是,連這種被玩弄時“義務”,在她們也是難以期冀的機會。這充分暴露了封建制度的殘忍性和宮嬪制度的非人道性。

  古代皇宮內管理嬪妃侍寢的叫敬事房,隸屬內務府,其最重要的職責乃是管理帝后嬪妃的房事,所謂“專司皇帝交媾之事者也”。

  嬪妃們的侍寢房事都歸敬事房太監管理、記錄。嬪妃們的每一次侍寢,敬事房總管太監都得記下年月日時,以備日后懷孕時核對驗證。古代嬪妃侍寢程序較為復雜。每日晚餐完畢,總管太監就奉上一個大銀盤,里面盛了幾十塊綠牌子,每塊牌子上都寫著一個妃子的姓名。這天,皇帝若沒有性欲,便說聲“去”;有點意思,則拈出一塊牌子,翻過來,背面朝上,再放進盤里。總管記住這個牌子,出來后將牌子交給手下,一名專負責背妃子進寢宮并一直送到龍床上的太監。屆時,皇帝睡覺了,則先上床,將被子蓋到踝關節處,腳露在外面;那太監先已在妃子房中將其脫個精光,隨即裹上大披風,一直背到寢宮,再扯去披風,將妃子放在床上。妃子則從暴露在外的“龍爪”這頭匍匐鉆進大被,然后“與帝交焉”。

  此時,太監退出房外,和總管守候窗外,敬候事畢。為防止皇帝中馬上風而死,時間稍長,總管就得在外高唱:“是時候了。”若皇帝興致高,裝聾作啞,則再喊一次。“如是者三”,皇帝就不能再拖延,而得“止乎禮”。

  招呼太監進房。太監進去后,妃子必須面對皇帝,倒著爬出被子。君臣朝堂相見,臣子退下,是不能轉背而行、拿脊梁骨對著皇帝的,得面朝皇帝,往后挪步,這叫“卻行”。“臣妾”更不能拿光脊梁對著皇帝,所以只能這樣倒爬下床。太監再次用披風裹著她,背到門外。總管隨后進來,問:“留不留?”皇帝說留,就拿出小本本,記上某年某月某日某時皇帝幸某妃;若說不留,總管就出來,找準妃子腰股之間某處穴位,微微揉之,“則龍精盡流出矣”,實施人工避孕。避孕倘不成功,就得補做人流手術,因為本子上沒有記錄的房事,做了也是白做。

  這個不太合乎“人道”的存檔制度,是順治皇帝從明朝學來,用以限制“子孫淫豫之行”的。皇帝們肯定都不滿意這個“祖制”,但又不能隨意更動,于是設法規避。圓明園等行宮的嬪妃侍寢則不必奉行存檔制度,因此,一年中大部分時間,年輕的咸豐都住在圓明園,盡情享受園內嬪妃宮女們的千般旖旎,萬種風情。

  三、古代后宮嬪妃不堪忍受的侍寢過程竟這么變態?

  幾千年來,皇上的后宮妃嬪眾多,妃子們為得到皇上的臨幸,都是不擇手段惡斗爭寵,都以能獲皇上的召幸為最大的奢望。道理很簡單,只要得到皇上的寵幸,就能成為后宮主人,就可取得榮華富貴,就可擁有一切。不過居然有人拒絕皇上臨幸,聽來不可思議。這拒絕臨幸的就是元武帝的皇后宏吉剌。

  在漫長的封建宮廷之中,留下來的除了波詭浪譎的政治風云,就是污穢不堪的后宮春秋了。縱觀歷朝歷代,皇帝的后宮都是美女如云,佳麗薈萃,說不完的榮耀,道不盡的光彩;但是,也說不完的寂寞,道不盡的凄涼。眾多妃嬪之所以處心積慮爭取后位,不只因皇后的榮華富貴和威儀萬端,更有在侍寢方面的優待和特權。

  后宮嬪妃進御侍寢之事,是內廷的一件要務,如在外廷皇帝上朝一樣重要。對于皇帝來說,后者可以免去,而前者一日不可或缺。有清一朝,后宮有專人負責辦理、記錄寢妃進御之事,皇帝根據自己的喜好選擇自己喜歡的妃子侍寢。

  清宮有詞云:“盈盈十五不知春,偏惹君王注視頻。愁煞宮中諸女伴,一方紅綿束腰身。”一方紅綿束腰身,怎么就能愁煞宮中諸女伴呢?這是因為皇帝如與皇后宿夜,專司皇帝性事的敬事房太監,只把年月日時記之于冊,作為受孕的證明就可以了。但皇帝臨幸妃嬪就大不相同了。每天晚膳時,敬事房太監即將所有備幸的妃子每人準備一面綠頭牌,上邊寫著妃子們的姓名。

  牌子的樣式與京外官引見之牌相同。太監把這些牌子放在一只大銀盤中,晚膳時呈進,所以也叫做膳牌。待皇帝吃完晚飯以后,太監即托盤跪呈于皇帝面前。皇帝若無所幸,則曰:“去。”若有所屬意,即取牌翻轉,使牌背向上。太監退下,把此牌交給馱妃太監。

  據記載,“去后,總管必跪而請命曰:留不留?帝曰:不留。則總管至妃子后股穴道微按之,則龍精皆流出矣。曰:留。則筆之手冊曰:某月某日某時,皇帝幸某妃。亦所以備受孕之登也。此宮禁中祖宗之定制也。”

  這就是說,每次皇帝臨幸后,總管太監的職責是跪而請命,問皇帝“留不留?” 皇帝如說“不留”,總管就將被臨幸的妃子的住處,輕按其后股穴道,精液隨之盡皆流出。皇帝如說“留”,總管太監則執筆記之于冊:某月某日某時,皇帝幸某妃,以此作為受孕證明,以備查考。封建社會母以子貴,哪一個嬪妃不想在幸后受孕。但她們卻無法把握自己,而只能被動地侍寢“承歡”,充當皇帝縱欲的工具,至于需要不需要她受孕,全在皇帝“留”還是“不留”一句話。

  在古代的皇宮里的女人為了能夠讓自己有著一席之地,不停的利用辦法來讓自己能夠有著侍寢皇帝的機會,而到了侍寢之后是否皇帝留下自己也是一個未知數。


本文由易靈在線算命一條街網整理發布,轉載時請注明來源(周易算命

上一篇:這些風俗禁忌你都知道嗎? 下一篇:精批,數字原來有這個意思!

編輯推薦
贵州11选5计划